第四十章大结局2(1/2)

加入书签

  两人又睡了一个时辰才起身,见那三个孩子还在睡,便轻手轻脚地做好了早饭。靖然闻到粥香,揉着眼睛跑出来,欢呼着:“耶,又有鱼干吃了!”

  嫣然腌制了好多鱼干,即便五个人吃,也够吃一阵子的。

  早饭后,泰然向嫣然打听这里距离最近的镇子有多远。嫣然说,下山后一直向西走三天,能走到天乾境内的一个叫吉打的小镇。她曾经去买过东西。

  泰然当即给侍剑拾书分配任务:骑着麋鹿下山,去吉打购买物品。他拿出纸笔,写了长长一个购物单子,又摸出一袋银子:“幸亏我预料到会找到公主,所以带着了不少银子,否则还真的没法子想。”又叮嘱道:“不许被人识破身份,麋鹿不要进镇子,免得让人见了大惊小怪。”

  侍剑拾书都是跟了他多年的,深知他的心思,当下领命而去。嫣然有点担心:“他们要买那么多东西,怎么拿?”

  “不是有麋鹿吗?不仅能陀东西,也可以节省来回时间。我估计,来回六七天足够了。”

  两人走后,泰然便开始打磨暖玉床,嫣然则带着靖然在湖边捉鱼、玩耍。靖然乐不思蜀,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嫣然。

  “姐姐,我已经跟泰然哥哥说了,我不要做太子,做皇帝,我会出宫,过自己想过的生活。他让我听听您的想法。姐姐,你会支持我吗?”

  嫣然早知道靖然与定然的不同,知道他骨子里与泰然有很多相似之处,世俗的名利荣华一点都不能吸引他们,心灵的自由和舒适才是他们一心追求的。但是,他毕竟才十岁

  嫣然皱了皱眉头,靖然立刻明白了她的想法:“泰然哥哥担心我还不能这么不求上进。姐姐,其实我不小了,您当年也是十岁出的宫。再说,这两年帮着泰然哥哥批奏折,人世间的许多事情我都见过,人的许多种心思我也看得懂,虽然只有十岁,其实相当于民间十三四岁的孩子了。”

  嫣然拥住了他小小的身子:“姐姐知道,你是一个明白人,也愿意明明白白地活着。姐姐不能劝阻你,但是会担心你!所以,为了今后的自己不会怨恨现在的你,能不能等你大点再做决定?”

  “我不会后悔的,这个决定几年前我就想在心里了!定然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,我想从现在起就在这里陪着你,如果泰然哥哥不允许,我就去山下呆着也行。”

  嫣然见他态度坚决,思索了一会,说:“等哥哥将定然送上那个位置,你再离开行吗?这一年多,你还是呆在宫里帮帮定然。你既然想出来,必定要多看看着世界,多经历些人情冷暖才好。这里深山,空寂无人,不适合你一个孩子呆着。若是你愿意,姐姐到时可以推荐一个地方让你去。怎么样?”

  靖然默默想了一会,脸上绽开了笑:“我听姐姐的,等哥哥安排好一切,我就出宫做个自由人。”

  两人说定,靖然特别开心,嫣然虽然笑着,内心却不由唏嘘。安然、泰然、靖然,谢家的男人骨子里仿佛都有避世的思想,他们活得明白,但在常人看来,却也未尝不是悲哀。

365棋牌官网客服电话  六年后,泰然将那张暖玉床全部打磨光滑,真的成了一张平坦的大床。又采集干净的沙子铺上巨石的顶层,起遮光作用,这样他们就不必每天很早就被阳光惊醒。嫣然采集植物藤蔓,又编织了几张垫子。这些藤蔓经过她用药水处理,非常柔韧结实,人躺在上边一点也不硌,完全可以作为睡觉的垫子。早晚间三个人一起去湖边抓鱼,这些天靖然喝了好些鲜鱼汤。第七天,侍剑拾书骑着麋鹿回到峰顶,从麋鹿背上卸下一大堆货物,吃的,用的,样样都有,特别还买回两床柔软的被子,这样他们在这里就不用受冻了。

  泰然指挥着侍剑拾书,将物品一一归类放好,然后动手整饰石窟,将所有石窟的洞口都挂上珠帘,吊上灯座。将买来的各种刀具分配给两人,三个人开始动手重新垒制灶台,从顶峰上采集石块打磨成大小不同的案几桌子。

  如此又忙碌了五六天,各个石窟的样子都焕然一新。卧室里有了桌子,浴室里有了便榻,书房内有了案几,灶台更加美观了,最大的石桌做成了餐桌,够他们五个人宽松地坐着吃饭了。嫣然叹道:“果真是人多力量大呀!”

  不觉十一月就到了,这天泰然将侍剑拾书和靖然叫道一起,开口让他们回去。

  “哥哥,你不回去吗?”靖然问道。

  “哥哥好不容易找到姐姐,自然要陪着她过完年再走。定然一个人在宫里,我不放心,你要回去陪伴他!”

  靖然低头不语,他这些日子在这里畅快无忧得很,一点也不愿意走。可是,泰然哥哥的吩咐还是不能不听。

  泰然那又对侍剑拾书说:“年底事务与往年并无不同,你们只需监督好定然,不让他偷懒就行。我依旧初六出发回去。”顿了顿,他又郑重叮嘱:“出山时小心些,不要被有心人看到。我们在这里的消息一个字也不能给外人知道,便是定然也不要说,待我回去自会向他解释。”

  侍剑拾书和靖然都重重点头。他们知道这两人是花费了什么样的代价寻到了这处仙境,绝对不会泄露出去。

  随即嫣然就去湖边唤回了大哇和小粽子。自从两只狮獒来了之后,嫣然觉得那乌陀罗的防范作用已经可以忽视了,这两只狮獒足以应对一切外来之敌,便撤了阵法,那些乌陀罗不再形成合围之势。两只狮獒也可以自由进出了,当然,他的小弟们是不敢接近这里的。

  嫣然对大哇说:“你跟着侍剑拾书两位小哥哥回去吧,我和泰然哥哥会留在这里。”

  大哇喷喷鼻子,一脸不耐烦:我不回去!找你找了几年,差不多走遍了龙渊大陆,好容易聚在一起了,又要赶我走。人类怎么这么不懂珍惜呢!

  嫣然看得懂它的表情,笑道:“你不乐意?可是总得有一个要带着麋鹿小弟下山哪,要不然他们造起反来怎么得了?”

  大哇甩甩尾巴:就这么点小事啊?我的乖乖小粽子就能处理,让它下山一趟就得了!

  它跑到小粽子身边,伸出鼻子蹭了曾小粽子的耳朵,小粽子立即站起身来,一声吼叫,不多久,一群麋鹿立刻出现在众人眼前。嫣然拍拍小粽子的头颅:“你今天就带着它们下山等着,明天他们就会到山下,之后让麋鹿将三位哥哥送出山外。”

  小粽子第一次完成主人交给的任务,非常激动,舔了舔嫣然的手,一声轻吼,带着麋鹿们转身就下山去了。

  第二天,嫣然为三人准备了足够的干粮和水,带着三人转到峭壁之后,那里的石壁上都挂着一根根笔直的长藤,从悬崖上一直垂到深不见底的地方。嫣然说:我先从藤上下去,之后晃动绳索,你们再一个个下去。泰然哥哥,你护好靖然!”

  说罢,她抓起一根长藤,蹭蹭几下就开始沿石壁攀援而下,一会儿功夫,整个人成了一个黑点。泰然非常担心地伸着脑袋看着,但知道她已经不知从这里上下过几次了,便又放心心来。

  最后,嫣然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,又等了好一会,藤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