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(1/2)

加入书签

  4、

  从华景苑公寓楼出来后,程楚翘原本打算直接回家的。她家就在邻街的一个高级住宅区,一栋最顶层的复式楼中楼豪宅。她父亲程厚德最爱住高楼顶层,说是住得高看得远。但是车子还没来得及开进楼底负一层的停车场,她就接到好友管嫣打来的电话。

  管嫣是程楚翘中学时代在美术班认识的朋友,两个人一起学国画,一起考上h市美术学院。大学毕业后,程楚翘选择继续留校念硕士,管嫣则去了一家杂志社当美编。

  电话里,管嫣的声音有些紧张:“楚翘,刚看见你在微信上说你妈住院了,什么情况啊?严重吗?”

  “谢谢关心,我妈现在已经没事了,只是受了伤,在医院住上几天就能出院了。”

  “那就好,怎么受的伤啊?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,还当不当我是朋友哇?”

  “事情发生的很突然,我当时都懵了。而且昨天进的医院,今天情况已经稳定了,就不想到处嚷嚷。而且我知道你两天杂志截稿呢,忙得要死要活的,就不分你的心了。”

  “那可真是感谢新锐美女画家对我这枚小美编工作的理解与支持啊!”

  程楚翘因为家境优越,不用考虑谋生问题,一直随心所欲地过着艺术家的日子。她每天在自己的私人画室里按自己的想法创作画作,没有任何约束与束缚,作品有着非常鲜明的个人特色与风格。已经参加过几次全国性的新锐艺术家画展,也成功举办过两次自己的个人画展,作品颇为吸引了一些收藏家的关注,有十几幅画作陆续被人收购。是画坛近年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,公认的新锐美女画家一名。作为一位刚刚崭露头角的年轻画家,虽然程楚翘的作品目前在市场上的价位并不算高,不过才几万块至十几万一幅,但眼下价格对她来说并不重要,那些愿意收藏她的画作的人欣赏她,觉得她有发展潜力,作品具增值空间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“楚翘,苦逼的我今天终于熬过了这期杂志的最终截稿,晚上可以清闲一下了。你有没空出来聚一聚聊聊天?”

  “好啊,那就老地方见吧。”

  程楚翘说的老地方,是一家很有风格的艺术咖啡馆,就在市美术馆附近。她和管嫣最初就是在美术馆的美术班认识的,这个地方从她们的少女时代开始,就一直是她们消磨时光的第一首选。

  管嫣就住在咖啡馆附近,程楚翘赶到时,她已经坐在最角落的那张临窗方桌边等着她了。这也是她们的老位置。一人捧上一杯摩铁咖啡后,管嫣再次关切地询问程楚翘为什么她妈妈会受伤住院,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对好友细说了一遍,包括她刚刚亲自去陶家道谢的尾声。

  前面的鲜血淋漓部分听得管嫣心惊肉跳,后面的厚礼酬谢部分则让她又惊又叹:“什么?你送了那个陶君朴一只十几万的劳力士手表作为答谢——mgd,如果现在有架时空穿梭机摆在我面前,我一定要穿越去昨天抢在他前头救你妈。这么丰厚的回报可比股票基金要高收益多了。”

  程楚翘笑着说:“得了吧,你昨天就算在场也救不了我妈的。你懂颈动脉压迫止血术吗?医生说那个很专业的,一般人不会,一个弄不好可能会有神经反射引起心脏跳动紊乱。”

  “这么说光有时机是不行的,还得有技术才行!好吧,看来我只能羡慕有技术的陶先生了。话说程大小姐你这么土豪的大手笔谢礼砸出去,有没有把人家砸坏了?换成我肯定要乐疯了!那个陶君朴估计也差不多吧。”

  管嫣猜测的是人之常情的反应,但是程楚翘只能摇头苦笑:“没有,他很淡定,就好像只是收一件普通礼物那样很随意地就收下了。”

  管嫣难以置信:“不会吧,他那么淡定?他是不是土包子一样,不知道那块表的价格呀?”

  “他知道,虽然他没有打开包装盒细看,但他知道那是一块劳力士手表,也说这种腕表太贵重了,我们太破费了!”

  “那他有没有推辞啊?”

  “他推辞了一下,但我表示一定请他务必收下后,他就不再多说什么,很淡然地点头说那好吧。”

  “那好吧——这语气还真是淡定呢,何方高人啊这是,他干吗的?”

  “他是一位室内设计师——哇,你没看见他的公寓,装修得实在太有艺术美感了!我见过很多装修考究的豪宅,但是那些都是用钱堆砌出来的华丽装潢,没一个能和他家相提并论。那套公寓是用主人的品位与格调精心装饰的,有一种独具灵性的美。”

  管嫣有些发怔:“程大小姐你的眼光素来很高,轻易不会夸奖什么,现在居然把一套公寓夸得这么天上有地下无?”

  “因为那套公寓实在让我

章节目录